追蹤
台湾語の広辞苑--台日大辭典
關於部落格
有人說辭典從截稿那天起就成了舊書。因為任何辭典非但無法徹底網羅古今詞彙,更趕不上不斷派生的新語。重編了兩本台語辭典之後,特闢部落格與人分享我的收藏,包括傳統戲曲黑膠唱片、閩台歌仔冊,並補遺台日大辭典未收錄的台語傳統詞彙。
  • 4053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追蹤人氣

英語對台語

異議文化-達賴喇嘛的英文
  • 2009-09-05
  • 中國時報
  • 【張小虹】

     達賴喇嘛的英文如何?很破。誰說的?達賴喇嘛說的。

     近日,西藏精神領袖達賴喇嘛再次應邀訪台,為八八水災的災民舉行萬人祈福法會,卻也同時引發了台灣社會一連串爭辯宗教關懷、政治操作、台海關係的口水大戰。達賴喇嘛一下飛機,就遇見抗議的群眾,他卻一派氣定神閒,笑著用英文對記者說:「Protest? I love it, very good, wonderful.」,幾個簡單卻直捷有力的英文單字,無複雜文法結構的表達,成功地四兩撥千金,避開了所有政治敏感的話題。

     達賴喇嘛的「破」英文早已享譽國際,不僅無損於他宗教思想家的崇高地位,更讓他以幽默親切的形象廣受世人愛戴。年近半百才開始學習英文的他,總是第一個跳出來嘲笑自己一口破英文的人。他最典型的開場白:「我早在四十八歲就開始學習英文。破英文幫助我達到更好的溝通,當我出錯時,還幫忙製造笑聲」。對他而言,公開發言時的語言選擇清楚明瞭,藏民為主的場合,他說藏語,非藏民為主的場合,他說英文,一方面是節省來回翻譯的時間,一方面也是讓溝通傳達不繞彎更直接,甚至他還幽默道,敢在大庭廣眾前說破英文,乃是增加自我勇氣的一種方式。就連這次台灣行與天主教樞機主教單國璽的對談,也不忘用英文叮嚀台下的聽眾:「我的英文很破,沒有文法,字彙很有限,有誤解的危險,所以大家要謹慎、小心的聽」,當然也沒忘記夾雜一兩句發音不錯的漢語,拉近與台下聽眾的距離。

     然而達賴喇嘛的「破」英文卻自成一格,充滿魅力。他的英文之所以破得有機智,破得有智慧,首要關鍵乃在使用英文時所展現的自信,只見他盤腿而坐,侃侃而談,態度誠懇親切,自在莊嚴,更不時脫稿演出,以豐富的手勢與生動的語調,帶動整個會場的能量。就英文的表達功力而言,由中國選出的十一世班禪喇嘛,年紀輕輕可是說得一口漂亮流利的好英文,但卻流於學舌之譏,未有動人之處。而達賴喇嘛的破英文,不卑不亢,完全沒有當代英語帝國世界中各種複雜幽微的「英文情結」,看不到「說與不說間,後進國家千萬難」的窘迫。達賴喇嘛一派大氣的破英文,旨在與不諳藏語的信徒做直接溝通,不須炫耀亦毋須藏拙,反倒增長出化繁為簡,直指人心的力道,讓破英文破了語言障。

     反觀達賴喇嘛印象中「英文很好」的馬英九總統(彼時的台北市市長),卻在八八水災一連串的國際媒體訪談中,因英文表達不當而備受批評。從昔日扁馬台北市市長競選期間開始,英文的好壞就成為藍綠兩黨競選口水的焦點,不斷擺盪在階級、省籍、地域到「洋狗」/「土狗」的區辨。正面表列:英文好國際觀強。負面表列:英文比台語好,不夠本土化。雖然兩種表列方式截然不同,但都假設了一連串「等號」的暴力:英文等同秀異的全球化,英文差乃無國際觀;或是說台語愛台灣,英文好乃崇洋媚外。直至馬英九入主總統府,先是接見外賓時,違反外交慣例,屢屢跳過翻譯直接說英文,被反對黨擴大解釋為自我矮化、有損國家尊嚴,後有八八水災面對國外媒體,一連六個they,被批為冷血卸責。如果昔日不夠輪轉的台語是馬英九心中的痛,那今日流暢無礙的英文,本該為台灣在國際發聲而大大加分,卻因「出口轉內銷」,由英文「翻譯」回中文(跳過了兩種語言系統在表達模式上的差異),而成為始料未及的眾矢之的。馬英九的「好」英文,可能讓他忘記了他的英文是「外語」而非「母語」,是外交辭令、政治語彙而非溝通應答的一般用語或演講文稿,稍有不慎,魔鬼就藏在英文的細節裡。

     有人英文很破,卻生動有力,充滿想像,所以能鼓舞人心,所向披靡。有人英文很棒,卻連連凸槌,民調下滑。後進國家的「英文瘋」,在這兩個例子裡都可以找到很好的借鏡。

     (作者為台灣大學外文系教授)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因為該篇文章有很多讀者的回應,所以把連結也貼上來,有興趣的人可上網瀏覽。
http://news.chinatimes.com/2007Cti/2007Cti-News/2007Cti-News-Content/0,4521,11051401+112009090500376,00,focus.html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